借个地方,回忆几个姑娘2

发表于| 人气:439


开一篇新章

我与梅,从小便相识,她在我的心里一直是白月光。
我俩可以说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,
记得很小的时候,那些大一点的姐姐哥哥们,都去上学了,
那时候留在村里没几个小孩,
而梅,我,还有花,雨,我们,每天都玩过家家,直到村里那些放学回来了,才不好意思的散场。
其实那时候我最喜欢的是,花,
小时候觉得她是一个很善良的小女孩,那时候,玩过家家,她也总扮演着我的新娘,当然,梅也是常扮演我的新娘,
只是那时候,我还比较喜欢花来做,而梅,雨,她俩就如做花童,
会把纸撕成碎片,然后往我与花的头上洒去,
那时候的,梅,比较凶,好多老人都说,这个小女孩那么凶,以后怎么嫁出去,
而梅却总是回答到,要你管啊,又没和你家做亲戚。
弄得大人们,哈哈大笑。

时间一天天过去,
我读学前班时,梅雨花,她们三个还没读,还在家里玩泥巴,摘些花瓣,然后找个小石头把它们捣碎过家家,
这是我们以前经常玩的游戏,哪怕我不在家,也能知道她们怎么过的,

但是那时候,我在学校里认识了很多小伙伴,然后放学回来时,也基本那些村里的男孩也回到了家,所以,也就渐渐的把她们三给抛脑后了,
记得读学前班那会,虽说比那些一年级以上的放课早,但马路边两边有一段很长的路都是稻田,
有稻田的地方都会有水沟,
那会的水沟正好在马路边,我总喜欢丢个在路边捡到的纸啊,泡沫之类能漂浮在水面的东西,然后丢水里,让它慢慢流下去,这基本都是读学前班里玩的,

读一年级时,那时候读语文,开始学拼音,
说实话,我最怕上语文课,那时候的本子,好像名叫,田子格,吧?
那时候,老搞不懂那些个大写字,母是需要放在三横里边,还是只需要放在二横里边。
时常被女老师揪眼睛皮,说让我看清楚点,
就这样懵,比的混完了一年级。

读二年纪时,班主任语文老师,数学老师,还依旧是一年级教我的那两位。

这一年里,我还是没少被这语文老师揪眼睛皮,搞得我害怕到不行,时常哭着说不要去学校,要跟爷爷放牛。
后来老爸也看出我不想上学,就随着我了,

然后每天都跟爷爷放牛,
我呢,就经常去拾柴火,
那时候,爷爷知道多了我背不动,就给我绑一小点,虽是一小点吧,但对于那会的我,背到家,还是感觉到累的,就这样,放牛了一个学期,

后来又要到开学的时候了,老爸问我,是放牛轻松点还是读书?

偿过几个月的放牛生涯,我是真怕放牛了,那黄牛发脾气来,能把我弄哭,它一听对面山上有黄牛叫,也跟着叫,立马就要往那边方向走,我虽说是拉着绳子的,但就是力气搞不过它,后来长大了,我才明白,是母,牛的发情期。

这一次,我去读书,也就是还读二年纪,这次,我跟,梅,雨,花,她们几个,是同班同学了,也就是这年起,我发现了以前善良的花,变了,不再那么好相处了,脾气开始变大,

反而是那小女孩梅倒是改性了,改的温柔了起来,
你说她温柔吧,但很多小朋友去找她弟弟玩时,都很怕她,那些比我小点的都说她太凶了,
而我,一点也不觉得。反倒觉得她很好相处。
这个二年纪,开始了,梅,雨花在二组,我在三组,就这么的好像过了一个多月吧。

后来老师觉得梅后边的男*学太爱说话,说这些影响梅的学习,然后就这样,换了位置,梅来到我的前座。

也就从那会,发现自己不再喜欢花,而喜欢梅。也就是这年,好像是98年,爷爷走了。

那会老爸哭得好伤心,当时我记得他在棺材边哭了好久,跪了好久,眼睛都红完了,
说着一些话,内容不记得,
但大概意思就是说,还没让爷爷过上一天好日子,真感觉到不孝顺之类的话。
那会我还记得,别人登布子时,都没像现在直接给钱,都是给点白布,几斤米。

后来读到了三年纪,开学的时候,同学们自己挑位置坐,
我看见梅去那里,我就往她后边坐,
而这一年,雨,花则是同桌,她俩在四组,而我与梅在二组,
虽是发小,但,雨,花与我,却生疏了很多,
或许是懂得了男女有别,也各自有了好朋友,拉开了距离
倒是她俩与梅的姐们情丝毫没变,
不是你去我家,就是我去你家,反正几乎放学回来的晚上,几乎都回再碰一次面的,

而我,那可有得玩了,天天放学都与大家男孩子打武。丢石头要纸,还会捡石子,这类的。
那时候玩的一个游戏我忘记叫什么了,只记得最后面,谁来句,全,z国,人名解放了,
大家都就可以跑了,不需要定在原地了,踩高跷,滚铁环,躲猫猫倒还记得。
 
从三年级起,我便开始抚摸梅的秀发,开始时,她还说几句,后来吧,就没反对了。
 
纸要遇见她,只两人的时候,我都伸手去抚摸她的脸颊。..

梅的个子还行,1M6,身材吧,也还行,不胖,大概也就90斤这样,
 
如果可以,我想每次回家,都碰上她几回,
对她说不上还有感觉,但有时,又很想, 不知道这是否就是怀念?

这几年里,每次回家,趁没人看见时,都会摸摸她的脸庞。
她到时好像没反感,也不躲开,每次遇见我还是依旧微笑打着招呼,

每次抚摸她的脸庞那一刻,仿佛回到20年前,

有时我在想,若有天她经过我门前,无人看见时,拉她进家,她是否同意呢?

有时我又在想,若有天喊她去KTV,喊她唱那首20年前给我唱的歌曲,是否她还记得呢?

有时候出门感觉无助时,总想搂着她,痛哭一场,

如今的梅,,成了一位妈妈,妻。...在网上卖着一些小孩的用品;

.而雨...也在2年前结了婚..那时候我就在现场。雨,也当了一名英语老师,

花,我2016回家那年见过她一次,听说她在某汽车店,当销售员。

或许是从小父母离异的原因,给花造成不小的阴影,如今,花,还未听说嫁人。

而我,却为了碎银几两,流浪他乡...



本文来源:[玫瑰情人网,www.mgqr.com]

注册情人网会员可以写自己的故事!立即免费注册
更新的故事
我要评论:
更多>>
  • 🙂
  • 😂
  • 😘
  • 😅
  • 👍
  • 💰
  • 💞
     


下一篇:真心遇真情上一篇:借个地方,回忆几个姑娘

客服微信号:mgqrkefu       官方客服QQ:278206907(周一至周五 9:00-17:30)     咨询客服    客服中心

    

法律声明:禁止未成年人、色情服务者、婚姻幸福者注册,禁止在本站发布任何色情信息。为避免误导,原玫瑰情人网正式更名为玫瑰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