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回 书芳华 阴阳合体大法

不是小冷发表于| 人气:73

 月华倾泻上空之中,把凝固的空间顶上照成了一片银白色,而白色光芒中,慢慢出现了一个躺着的身影,纤细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,一声骨骼的轻响,那手突然灵活无比,抓住了旁边的一支竹箫,向头部靠近,到嘴唇时,一声沧凉悲働箫声传出。
  那在棺材前的公*一声凄厉的啼鸣,宛如受到了灵魂的惊吓,叫声中带着一丝哀嚎,更多的是求饶,那放在身上的马鞍突然升在上空几米处,飞速地转动起来,一纯白色的光芒陡现,击中的公*的后背之上。
  被箫声控魂的大公*,站在棺材边缘已经摇摇欲坠,魂牵梦萦了,那种灵魂深处的伤痛,如果不是被绑着脚的话,早跌落下棺材盖。
  如今再加上马鞍中的光芒一击,它的身体突然“噌噌噌……”向后退了几步,金黄色的爪子紧紧扣住轿子的前端横木上,暗红夹黑的翅膀瞬间打开如大鹏之羽,对着轿子扇动了三下。
  每扇动一下,就是一阵带着血腥之气的煞风奔腾而出,滚滚如浪把那白色轿子的帘布掀卷得一动一动的,宛如荡着的秋纤,在向轿内飘进时,出现了双绣花鞋,再上一点,确是一双腿。
  一双极美的腿,可惜只看到小腿,,轿帘又荡回来遮住了。
  箫音不停歇,公*的翅膀扇动不止,鸣叫声嘶,弄得整个冰空间中哀鸿遍野,也震得柳晓风耳膜生疼,心惊肉跳,单是刚才看到的一幕,已经足以让其惊魂,他平生遇见的离奇之事不少,可从未见过,单双腿传出的气势,让他停住了脚步,稳住了身形,呼吸几乎窒息。
  轿帘在翅膀的不断扇动中,一波一波的风吹麦浪般冲刺,终于卷至轿顶之上。
  只见轿子里坐着一个人,一个面色惨白得可怕的女人,全身的冰气缠绕,一身红色似血的新娘嫁衣上,像是被墨笔点破了一般,密密麻麻的黑点布满在其上面,宛如如七星瓢虫的外套,别致有趣。
  说起来此人也算是绝世佳人,在寂寞城的群芳谱里面排名前三,其雍容华贵的姿貌,让无数人着迷,但后来烟雨楼突然传出消息说她暴病而亡,很多心里暗叹红颜薄命,天嫉佳人。
  柳晓风看清楚书方芳的全身后,准备转过头,不敢直视那一双冷如冰双的眼神。
  可惜晚了一步,就因为好奇的一眼,书方芳的眼神让他迷足深陷,难以自拨。
 书芳华的嘴唇微启,口里念出了一段如魔咒,又如伤情离别的诗。
  那声音并不温柔,甚至有些刺耳,宛如金属磨嚓的声响,太过尖锐,节奏僵硬呆板,不带一丝人类的感情。
  可是其内容,却又让人悲伤欲绝,
  “君生妾未生,
     君死妾还生。
     芳华为君放,
     生死亦同*。
      玫瑰花不朽,
      爱在有晴天。
  书芳华如僵尸脸上有了一丝人类的情感,似乎在回忆着过往。
  可只是一瞬的时间,她又接着道:“
     十年同林鸟,
     五年情滔滔。
      夜雨惊帘梦,
      *妾饮鸠毒。
      毒!毒!毒!
  你到底是谁?你长得什么样?你的心是不是也被毒黑了?你说的誓言,在哪一*成了无情的诅咒,你到底是谁?你长得什么样?”
  书芳华的声音开始了咆哮。人类的情感越来越浓,是无比黑暗的怨气和仇恨。
  柳晓风迷足深陷在书芳华的眼神中,那是因为,他不敢相信,世上会有如此美丽的眼睛,如此温柔的眼睛。
  更诡异的是,这么一双眼睛,竟然……竟然看不见东西。
  这么一双眼睛看不见东西,说出去都没人相信,但此时的柳晓风不得不信。
  因为那眼睛里,有一种动人心魄的力量,让他瞬间就失去了所有的防备,进入了一个梦境。
  高手之间的对决,还没开始打,就有一个人进入了梦境之中,这恐怕古往今来,有如此情况的很少。
  柳晓风知道不能睡,一息时间都不能,但那冥冥之中突如其来的睡意,却比天威还要生猛,费劲了所有力气都无忌于事,慢慢地磕上了双眼皮。
  书芳华唇念完毕,右脚重重地一跺轿子底部,那在棺材中吹箫的人突然从里面弹跳起来。
  远处的石川和狂笑生看到石棺中出来的人,倒抽了一口凉气,使劲地揉了揉眼睛,定神在看时,小心肝儿几乎跳了出来。
  因为他们看见棺材里面出来的人,又是一个书芳华,着装都一样,言行举止完全相同,双胞胎姐妹都没有如此默契。
  只见从棺材里面出来的人,身体僵硬地升到空中,慢慢地向书芳华靠近,慢慢地合二为一。
  石川惊骇地道:“这……这是阴阳合体大法?”
  狂笑生身体颤抖着道:“她会不会连我们也……”
  石川道:“暂时不会,原来她已经练到关键的最后一步,设计把柳晓风留下,是需要用柳晓风来突破。”
  狂笑生额头冷汗直冒,后背凉嗖嗖的,双腿颤抖得如在弹琵琶行,舌头打结道:“书家父女的都不是人,这么可怕的功法也练,到底寂寞城有多少人是死在他们的爪子下的?”
  石川摇了摇头道:“我原以为,那支枯萎的玫瑰出现,是烟雨楼故意挑起纷争,如今看来,书家父女已经成为别人的傀儡了。”
  狂笑生再次震惊道:“枯萎的玫瑰指的是什么?”
  石川沉默了一会儿道:“死亡,有人要灭寂寞城。”
  狂笑生终于承受不住石川一句连着一句的重磅消息,身体滩坐在地上道:“那支玫瑰有能力?”
  石川道:“有,枯萎玫瑰出现的地方,必然生灵涂炭,这是千百年来的规矩,也可以说是一个魔咒。”
  狂笑生道:“魔咒,有这么可怕?”
  石川道:“当然可怕,因为玫瑰本就是为情而生,如果枯萎了,代表着对情的失望,那么只有灭情,而寂寞城,不知道是什十么原因,引来这支玫瑰。”
  狂笑生平息下了心情道:“哪,你又属于那一股势力的人,来此干什么?”
  石川道:“盛世豪庭,来此,调查寂寞城人口男女不平衡的原因。”
  狂笑生道:“哦,十个男人中,才有一个女人,这种不平衡,你们已经发现了?”
  石川道:“我进来两年,未发现不寻常,可如今书芳华的异变,我多少有了些头绪。”
    
  后话:哎!也许是自己不懂的事太多,也许自己真的错了,有时候情绪的那股波动却心神不宁,其中的滋味无法言说,有太多的不舍,会在时光中填平。
  来到情人三个月了吧!一直呆着不肯走,可能有一半原因是习惯成瘾吧!总是挂着。
  突然间慢慢发现,这种习惯不好,却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留下来。也许在等,也许是等着变。
  可惜,一切似乎都是枉然,所以慢慢地淡网,所有马甲慢慢淡出。
  小冷的马甲不少,但每一个马甲都做到问心无愧,没有撩拨过任何一个人。之所以有这么多马甲,是小冷知道,有些聊天,再深入关系就会上一个台阶。
  除了换马甲之外,真的生怕自己的不经意间让人惦记,那就不好了。
  小冷有时觉得自己应该是烂情的人,其实内心深处真的做不到。不管别人怎么看,小冷尊重每一个人的愿选择,包括隐私,所以小冷可以骄傲地说,我的每一个马甲都是光明正大的,也没留下任何联系方式。
  小冷知道,要让这个习惯不能再蔓延,只能一步一步的远离,慢慢少一点在线时间,如果有空的话,还是去复活微信好友吧!
  故事会继续写,也许到写完那天,小冷也走出了情人网,这里,真的让我好生不舍,但小冷的心,真的容不下沙子,做不到达观豁达,这是小冷的自私和无奈。
  小冷从不把感情当儿戏,也不会玩什么糟糕透顶的秀逗。
  是的,我是伤,但相信很快走出来。
  再就是祝福在追寻着真爱的朋友们,坦诚一点去追吧!故事再精彩,也得有人陪演不是。
  玫瑰传奇故事的蓝本取材于情人网,所以也将这个故事献给追寻着真爱的你们。
  当然,你们如有好的故事,也可以参与进来,毕竟在人的成长路上,有些不吐不快的心事,用故事方式去呈现有何不可。
  
  
  
  
  
  
   
      
   


相关主题: 真爱寂寞玫瑰玫瑰

本文来源:[玫瑰情人网,www.mgqr.com]

分享到:
注册情人网会员可以发表留言!立即免费注册
不是小冷 更新的故事
下一篇:希望你也是真诚的上一篇:你 还好吗


客服电话:400-000-7969(周一至周五 9:00-18:00)       官方客服QQ:776361984    咨询客服    客服中心

    

法律声明:禁止未成年人、色情服务者、婚姻幸福者注册,禁止在本站发布任何色情信息。本站所表述的“情人”是指“情侣”。